笔趣看 > 超神学院里的弓兵 > 第八十七章 生日狂欢?

第八十七章 生日狂欢?


  且不管究竟是谁叫的人。

  刘闯只是想要发泄下心中的怒火,而事件起因的赵信,便成了他最好的发泄对象。

  发泄完,这件事刘闯也就没搁心里了,他对着赵信恶狠狠的道:“这次就放过你,下次再这么耍我,看我不削死你!”

  被他说的赵信是有苦都说不出了,始作俑者是他追求的对象,而受害人却完全不相信他。

  他能怎么办?只能自认倒霉,白挨这顿揍了呗。

  不过他还没忘记自己出来的任务,看到刘闯准备走,一咕噜从地上爬了起来。

  “闯哥,闯哥!跟我走,我陪你喝两杯,给你道个歉,成不?”

  “酒?”

  刘闯疑惑了起来,面露怀疑的道:“你又在忽悠我了吧!巨峡号上哪来的酒?”

  赵信闻言,立马急了,他急忙道:“没,真没骗你。再骗你,我就永远追不到蕾娜!”

  听到赵信居然拿这件事担保,刘闯狐疑了起来,不过这一次他的语气中就带着一丝期盼了:“真的有酒?”

  “当然!”

  赵信将自己的胸脯拍的铛铛响:“十几箱呢,管够!”

  闻言,刘闯舔舐了下干涸的唇角。自从来到巨峡号之后,他基本上就很少能摸到酒了。

  虽然琪锐那边对雄兵连的管控不如普通军营来的严苛,但在巨峡号上,依然是不会出现酒水的。

  “那成!如果真的有酒,今天这事,我就算原谅你了!”

  他满怀着对酒的渴望,连先前的事情也完全不在意了。

  “得咧!”

  赵信立刻欢呼一声,已经收到王卫那边消息的他,随即拉着刘闯,向着休息室的方向走去。

  “告诉你哦,你今天的任务,可是很重的呢?”

  在过去的路上,他拉着刘闯的肩膀,挤眉弄眼的说道着。

  “任务重?”刘闯转过头来,一脸的莫名其妙道:“还有啥任务?不是说残余的饕餮已经被剿灭干净了嘛?”

  “嗨!”

  赵信摆了一下手,解释道:“咱说的可不是那种任务。算了,一会你就知道了!”

  看着身边挤眉弄眼的赵信,刘闯更加的疑惑了。不过他也不是喜欢刨根问底的人,虽然心中有疑惑,却也没多问出来,只是跟随者赵信,一步一步的向着巨峡号的内部走去。

  但是刘闯突然发现,随着时间的推进,赵信的神情越发的诡异了起来,着让他浑身都不自在了起来。

  当他们走到休息室的门口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了。拉住了想要开门的赵信道:“不是,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打什么坏主意呐,怎么我感觉心里毛毛的?”

  “我能有什么坏主意?”被拉着的赵信,反而顺手抓住刘闯的胳膊,他嬉笑道:“你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说完,赵信一把拉开休息室的大门,将刘闯给拉了进去。

  整个休息室内,完全被分成了两部分。前半部分被哪一个大型的屏幕和刚刚搭建的小型舞台给占据了。

  后半部分是一个凹形的席位,席位的最中间,则是一个在缓慢旋转的大蛋糕。蛋糕的上面,漂浮着完全由火焰勾勒出来的字体—祝刘闯三十三岁生日快乐。

  “这是!”

  刘闯看着休息室内的场景,一下子愣住了!

  突然,室内的大屏幕上,显现出了画面。只见上面播放的正是刘闯以前训练的视频。

  那脸上都露出坚毅和奋斗,完全能从视频中感受到,他的改变和蜕变。

  画面一转,这时出现了雄兵连其他人给刘闯的祝福语!

  他们用最真诚的语言,向着这位雄兵连里面的老大哥,送上自己的祝福。

  而在最后,琪锐的身影出现在屏幕中,代表着巨峡号全体人员为他送上祝福的时候,这位东响当当的汉子,眼角赫然的湿润了起来。

  正在他处于感动的瞬间,休息室四周的墙壁上,好似被切开一道道裂口似得,十数道糕油从裂缝中激射了出来,将正处于感动中的刘闯,浇了个通透。就连他身边的赵信,都被殃及。

  飞射的糕油过后,雄兵连众人,都从打开的裂缝中大笑着走了出来。他们欢笑着,将自己手中的彩带全都喷射道被糕油淋透了的刘闯的身上!

  “你们!”

  刚刚还在感动的刘闯,现在完全没有了感动的念头。他只能有一只手抵挡着众人的‘袭击’,在用另一只,抹掉遮盖在脸上的糕油。

  “白瞎我刚刚还感动呢,你们这些家伙!”

  刘闯佯装发怒,用手在身上摸一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涂在了离他最近的葛小伦的脸上。

  他这一举动,将本来热情就很高涨的众人心头,在浇上了一把火。

  站在最后面的蕾娜,高声喊到:“他还敢还手?一起搞他!”

  她这一声,就像是打开了一个开关似的。原本观望的众人,立马忍耐不知了。

  房间正中央,那个同人一般高的巨大蛋糕,瞬间便成为了他们混战的武器!

  五颜六色的各种蛋糕炸弹,在这间本就不是很大的休息室内肆意的飞舞着。

  战斗的局面,由本来一致对付刘闯的状态,不知怎么的,就演变成了他们彼此之间的大混战了。

  每一个人的身上,或多或少的都挂着不同颜色的色彩,看起来非常的滑稽。

  但是,此时雄兵连众人,没有一个人在意这些。包括女孩子们,也都放下了平时的矜持,尽情的挥舞着这种青春的热情。

  他们大声的喊,大声的笑。他们很多都是二十左右的年龄,这也许就是他们在宣泄这内心的一种不安的情绪。

  也许是闹的累了,拼的欢了。

  他们形态各异的坐落在休息室的地面上,完全不在意上面的脏乱。

  这时候,杜蔷薇站了起来。她静静的走到放置吉他的地方,利用微虫洞搬运来一股海水,将自己身上清洁了一番,便拿着吉他,坐下来娴熟的弹奏了起来。

  婉转悠长的音色,在休息室内飘扬,坐在地上的每一个人,感觉心神陷入了一种宁静,开始静静的听着那美好的旋律。

  这一股旋律,在杜蔷薇纤细的手指下,轻快而欢乐的飞舞着,就好像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奔跑在鲜花弥漫的田野上。

  就在众人,开始沉浸在哪一种美好的向往中时,欢快的旋律一变,开始变的忧愁和孤独。那好似与整个环境都格格不入的迷茫。

  那种迷茫,透过音乐和时空,好似向着众人倾诉和呼唤!

  但还没等他们仔细皮品味音乐中的那一抹情感时,飘扬的旋律又开始改变。

  这一次的旋律,变得深沉和枯寂。

  好似所有的人都将她丢弃,也好似她丢弃了所有的东西一般。

  那种空洞和对一切的淡漠,让众人感觉,眼前好似有个倔强的女孩,冷漠的看着这人世间的纷乱与纠纷。

  但紧接着,那种深沉的旋律,开始转变了开来,变成了一种悲凉的凄苦。

  那是一种失去所有的呐喊,那是一种用心无力的,痛恨自己般的嘶吼,那是眼睁睁的看着海啸扑面而来的弱小和哀叹!

  手指飞快的吉他上飞舞的杜蔷薇,此时眼角已经无声无息的挂满了泪水。但她好似没注意一般,只是口中跟随者吉他的旋律,轻轻的哼着无人知晓的歌调。

  如此旋律,如此歌调,深深的感染者这里的每一个人。

  他们沉默不语,或认真凝望。更有感触深厚的,已经开始默默垂泪。

  他们或远走他乡,或告别过往。他们拥有超凡的能力,却又坚持着每天的训练。

  因为他们看不清前方的路,也看不到路尽头的灯塔。

  他们其实也是普通人,也有普通人的胆怯和软弱,也有普通人的向往和憧憬。

  但,他们又不是普通人,他们承担着远超普通人的压力与责任。

  今天过后。

  他们依然要去面对未知的困境和危险。

  


  (https://www.bqkan8.com/99963_99963940/5533182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kan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an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