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洪武年间小神医 > 第六十六章:为什么咱们是个例外

第六十六章:为什么咱们是个例外


  第二天早朝,宋璲和昨天一样,站了出来,请求朱元璋早日选定丞相的人选。

  宋璲跪在大殿中央,手中的笏板举过头顶。

  翰林院的那些官员一同跪在宋璲的身后,大有一副逼宫的架势。

  翰林院中的官员大都是清流,思想观念非常传统。

  在他们看来,丞相是必须要有的,就像皇帝一样不可或缺。

  千年了,都是这样过来的,突然没了丞相,让这些人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当年董仲舒提出“天人感应”,目的就是像用这个虚无缥缈的东西来限制皇权。

  可是这个东西实在是太假,遇上强势的皇帝,就和废话一样。

  如此一来,相权就成了制约皇帝的唯一途径。

  可是,如果今天没有了丞相,那么他们这些官员将会彻底沦为奴才。

  “还请陛下能以江山社稷为重,早日敲定丞相人选。”

  宋璲再次朝着朱元璋一拜,声音洪亮。

  朱元璋不说话,冷冷的看着宋璲。

  陈松看着这个场景,不停的摇头。

  徐达汤和这些人就像是没事人一样,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李善长面无表情,就像是一个面瘫一样,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李存义有些蠢蠢欲动,也想站出来,可却被李善长的眼神制止。

  “还请陛下能以江山社稷为重,早日敲定丞相人选。”

  宋璲朝着朱元璋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

  “宋爱卿啊,为什么你不关心你的本职事务,眼睛却一直盯着丞相呢?莫不是你想要当这个丞相?”

  朱元璋身子前倾,目光如刀。

  “臣之忠心,天地明鉴。臣恳请陛下早日敲定丞相人选不是为了臣,而是为了大明万年江山。”

  宋璲抬起头,看向朱元璋的脸上满是决绝。

  “呵呵,宋爱卿退下吧,此事日后再议,日后再议。”朱元璋打了一个岔。

  朱元璋的态度模棱两可,他没说废除丞相,又不打算敲定丞相人选,让朝臣搞不清楚朱元璋的态度到底是什么。

  如果不是陈松知道结果,恐怕和朝臣差不多。

  见朱元璋都这样说了,宋璲只好退了下去。

  今天的早朝持续的时间不长,横竖就是那些事情,和陈松关系不大。

  胡惟庸案这才刚刚开始,对于这件在历史上留名的案子,陈松可不想有任何的牵扯。

  退朝后,陈松往太医院走去。

  走到半道,徐达和汤和拦住了陈松。

  徐达站在陈松的面前,冲着陈松不停的挤眉弄眼,“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竟然有如此良药,真是意想不到。”

  汤和也差不多,他揉着自己的腰,道:“你这药确实厉害,厉害啊,昨天晚上都没怎么睡。”

  陈松看着两人这个样子,不用想就知道两人昨晚上在干什么。

  “两位国公,此药药性霸道,效果虽好,但是不能多吃。”

  陈松生怕两人吃过了头,当成饭吃,急忙劝告。

  “你这话说的,我们又不是三岁小孩,这点小事还是能把握住的。”徐达笑眯眯的说道。

  “虽然贵,但是效果好,这药值这个价。”汤和道。

  “两位还有其他的事情吗?若是没事的话,在下就先走了?”

  “没事,没什么事。”

  “那好,在下就先走了。”

  陈松朝着两人拱拱手,离开这这里。

  看着陈松的背影,汤和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汤和转过头来,看向徐达,“宋璲不知进退,不知陛下心思,朝廷恐不太平,你当如何?”

  徐达徐徐吐出一口浊气,说道:“京城眼看着就要化为泥潭,我打算奏请陛下,外放边地,整顿军务,防守边疆。”

  汤和点点头,“你说的不错,咱们已经荣幸至极,没有必要留在京城趟这趟浑水,到时候我也想办法奏请陛下,调离京城吧。”

  来到太医院,陈松就像是没事人一样,在太医院中到处乱转。

  若是别人,定然会受到邹和的训斥。

  可是陈松不同,如果没有犯下原则性的错误,邹和是不会管的。

  太医院中的郎中和学徒见到陈松后,都恭恭敬敬的朝陈松行礼。

  尽管陈松的年龄比他们小,可是医术在那里摆着,不服气不行。

  回到班房,陈松和往常一样发呆。

  朱棣带着几个侍卫出现在陈松的班房外。

  房门没有关闭,陈松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外面的朱棣。

  陈松朝着朱棣迎去,笑呵呵的道:“殿下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

  朱棣道:“就是来你这转转。”

  朱棣走了进来,坐在了陈松的座位上。

  陈松搬来一把椅子,坐在朱棣的对面。

  “殿下最近忙着就藩之事,不太可能没事情做吧?”陈松问道。

  “嘿嘿!”朱棣轻笑一声,道:“还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俺来你这,还真的有事。”

  陈松看向朱棣,“什么事?”

  朱棣坐直身子,说道:“还记得你之前给俺说,你能改进火铳的事情吗?”

  陈松稍微一愣,很快反应过来,“还记得,怎么了?”

  “没什么,俺不是想着,俺马上就要就藩北平了。到时候免不了要和草原鞑子厮杀,俺想着,你能不能将那种武器弄出来,到时候,俺也省些力气。”朱棣看着陈松,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陈松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将改进过的火铳图纸画了出来,只是时机不成熟,所以就没有拿出来。

  陈松假装思考,过了一会儿,说道:“殿下,虽然在下能改进火铳,可是在下现在还要忙碌太医院和医馆的事情,所以时间可能不够用。”

  “这倒好说,大不了俺给你找些帮手。”朱棣说道。

  陈松问道:“帮手?什么帮手?”

  “工部衡虞清吏司员外郎陶成道擅长火器,俺去求求爹,将他给你整过来,有你们两个在,俺相信,短时间之内定然能将改进过的火器弄出来。”朱棣看向陈松,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陈松原本还打算该用怎么的方法去接触陶成道才显得不会那么突兀,没想到朱棣送上门来了。

  “既然如此的话,那在下就听从殿下的安排。”陈松不露声色的说道。

  “好,那俺就先走了,你忙吧。”朱棣坐起,走了出去,陈松将朱棣送出太医院的大门。

  送走朱棣后,陈松回到了自己的班房。

  和前几天一样,接着发呆。

  哪里有人天天生病,再加上邹和又不让陈松做事,所以陈松一整天都无所事事,每天除过发呆就是看医书。

  后世的时候,这样的生活是梦寐以求的。

  可是,这样的生活过的久了,难免无聊。

  陈松靠着椅子靠背,呆呆的看着房顶,怔怔的出神。

  ......

  一天终于过去了,陈松拍了拍自己的屁股,走出了太医院的大门。

  回家的路上,陈松看到了步行回家的宋璲。

  宋璲脸色忧虑,一个人走在街道上,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看着宋璲,陈松知道,他活不了多久了。

  若是没有和朱元璋唱反调,那么他也不至于早死,甚至连累了宋濂。

  可惜,人世间没有如果。

  况且,就算陈松去劝宋璲,也不一定能劝的动。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像宋璲这样的读书人,大概率是看不上陈松这样的勋贵。

  陈松摇摇头,收回目光。

  回到家,恰逢晚饭。

  饭桌上,陈松一手拿碗,一手拿筷子,将饭菜不停的往嘴里送去。

  朱静安坐在陈松旁边,无心吃饭,心事重重的样子。

  朱静安怎么能瞒得过陈松?

  陈松放下手中的碗,问道:“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今天我娘差人传话来了。”朱静安一脸为难。

  “哦?问了什么话?”陈松来了兴趣。

  朱静安道:“我娘说,她想在来年抱上外孙。”

  陈松激灵一下,看向站在朱静安身后的张言。

  若是马皇后不知道他和朱静安之间的事情,陈松是不相信的。

  而且,陈松不相信,这件事只有马皇后知道。

  家里人就这么多,赵峰他们不可能知道自己和朱静安之间的事情,就算知道也不会往外面说,更不会对马皇后说。

  张言看着陈松看过来的目光,急忙低下头。

  收回目光,陈松毫不在意的道:“过几天我去求见陛下,说明一下此事。

  你我年龄尚小,房事过早,生产过早,对孩子也好,还容易伤及根本。”

  “哦!”

  朱静安哦了一声,低下了头,静静的吃饭。

  看着朱静安意志消沉的样子,陈松解释道:“我说的都是真的,年龄太小,过早房事确实会伤及根本。”

  “我相信!”

  朱静安抬起头,看着陈松,“可是我娘说,天下间像我这个年龄的女子,大都已经生子。为什么到了咱们这里,就成了例外?”

  朱静安的身上有着这个时代严重的烙印,在传统观念的熏陶之下,女子就要生子,就要给丈夫生孩子。

  陈松哑然,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天下间年小生产的女子确实多,可是,有很多女子都撑不过生产的那道鬼门关。”


  (https://www.bqkan8.com/55385_55385667/6379514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kan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an8.com